杂想而已

我无法说出我为什么会喜欢鼠猫,但只要念着他俩的名字,心里就填满了一个世界。
或喜或悲,
或平静或波澜,
时而岁月静好,时而悲壮连连,
小庭旧树,
大漠孤烟,
只是他和他,
在一是喜,
失一是悲。
同归同去,
唯他和他,
只我与你。

哄孩子有利于学画
真彩的蜡笔还是很好用的(๑>؂<๑)
顺便怜爱一下忙的和狗一样的我(⑉°з°)-♡

【鼠猫】七年之痒

短篇倒数28

 @YOYOの碎碎念 ,终于打卡了,嘤嘤嘤。

以及,偷偷表白一下,我好喜欢黄油小龙虾太太><

“他在外面有人了。”

“你说谁?”

“展昭。”

白玉堂的语气平静的像个电视里的变态杀人狂。

“不可能!”

柳青锋一口酒差点呛进气管里,他立刻把凳子搬离了白玉堂。

“怎么不可能,连我亲手做的饭都不吃了。”

“切,你这口吻真怨妇,可能他这几天没胃口?”

“早出晚归不让我去局里接。”

“你新换的跑车太扎眼,影响不好。”

“他衣服上有女人的口红印!”

“办案时蹭上的。”

“身上有女人的头发。”

“那也没可能,你俩这么多年了,蚊香都没...

这个太太太可爱了,说的是我

Laceration:

”如果脑洞是你的孩子“

……还好,不是╰( ̄ω ̄o)

纯属恶搞,切勿当真╰( ̄ω ̄o)

【开放站内转载,有其他用途请私信❤】

【鼠猫】公务员和短命鬼

短篇29

这篇崩了,但好歹是完结了,有空修改了。 @YOYOの碎碎念

展昭上辈子是公务员。

注意,这个上辈子的意思并不是说他已经到了下辈子。

而是他现在过了大概一点五辈子,俗称——鬼。

没错,展昭是只鬼,还是一只没有证件的非法鬼。这倒不是有意为之的,毕竟上辈子是个公务员,展昭的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只是他死亡的时间太长,当他死去的那年,地府还没有这么正规。况且他的顶头上司那好歹也是仙家上层派去的文曲星,这就直接导致了他的证件是不怎么好办的。

人死之后,要么成仙,要么当鬼。

展昭属于文曲星在世间的左膀右臂,类似办公室主任那种。仙家用顺手的手下,何止是袍泽之谊,羊左之交,人道是鸡犬...

【鼠猫】猫二

短篇,倒记打卡30

 

任谁在屋顶上睡的好好的,忽然被一爪子抓住后脖梗子都是非常恼火的。

猫二就是这样。

初秋的太阳正好,身下的瓦片也暖烘烘的,他正半眯着眼睛打盹,忽觉肚皮一凉,猛然睁眼,一个十分欠扁的人脸放大在眼前。

咪呜一声,猫二一爪子挥过去,却不想那人身手倒快,高挺的鼻子立刻远离了它的眼前。

“吆,这只玳瑁倒是眼熟。”

“可不说的呢,五爷,您第一年来听书,抓的不就是它。”

“哈,原来是它,难怪了,这御猫,怎么越长越丑了。”

原来是他,真够讨厌的,猫二也认出了眼前人。

那是它第一年下山,听山里的精怪说汴梁城的小鱼干最是味美,便锁了身骨,倦在这太白楼上当只纯天然...

【鼠猫】喵喵喵,大哥好(0.5)

 【序】

  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

    腊月二十三,小年,大约是灶王最忙碌的时候。

    宫里自然不能免俗,也要祭灶,况且大宋兴与正月初一,整个年里都算得上国庆,自然要将这一年的大事小情写为奏表,上承祖宗,以作安慰。

    这原本就是每年份例的事情,流于形式,乏善可陈。

    于是此刻正在距离皇宫六条街开外的开封府内帮公孙先生晾晒案卷的展昭是决计不会想到,一个天大的麻烦就这么降到了他...

【论坛体】树洞:我实在受不了了,扒一扒同事的极品男友!!!(下)

罗生门系列,其余贴子请关注 @甜饼xi  @兵家一脉  @泪眼问花花说管好你自己  @云北不想做咸鱼   各位大佬投喂

请大家关注 @甜饼xi 太太的年终总结。

马上就要ID自杀了,含泪跪上巨阙。

以及,预测开封府将在未来一年内消耗五十车白菜,有志者可联系展御猫。


楼上你们要把我笑死了,极品君怎么就不行了,他要真不行,白菜君也会跟他?毕竟俩人可是先上车后买票。生米都煮成海鲜烩饭了,你们还质疑锅不行,笑死我了。

№154 ☆☆☆路人甲 于17:07...

【论坛体】树洞:我实在受不了了,扒一扒同事的极品男友!!!(中)

不用可能了,我的确是个黑子,自杀倒计时开始了。

罗生门系列,请继续期待 @云北不想做咸鱼  @兵家一脉  @甜饼xi @泪眼问花花说管好你自己  各位大佬投喂

又是新的一天,没有悬壶太太的日子好难捱。

№85 ☆☆☆路人甲 于20:15:30留言☆☆☆

 

是啊,悬壶太太都还没解答我昨天在科普区问的论文数据建模。

№86 ☆☆☆路人甲 于20:31:04留言☆☆☆

 

楼上大佬,居然追这贴来了。

№87 ☆☆☆路人甲 于20:32:43留言☆☆☆

 

是啊,太太两...

【论坛体】树洞:我实在受不了了,扒一扒同事的极品男友!!!(上)

泪眼问花花说管好你自己 太太的【论坛体】求助:我怀疑男朋友爱的只是我的容貌的伪兄弟文。

依旧是群里涛的城墙面膜脑洞,我可能真的是个黑粉,还不合格。

罗生门系列,后续请继续期待 @云北不想做咸鱼  @兵家一脉  @甜饼xi @泪眼问花花说管好你自己  各位大佬投喂


哎,这么晚了,隔壁还在折腾我家白菜,人年纪大了,本来觉就少,这下是彻底睡不着了,干脆就扒扒我家白菜的那个极品男友吧。我是实在受不了了。

№0 ☆☆☆悬壶济世不是急救医生 于23:12:34留言☆☆☆...


嚓,我还找到了上色版o(>﹏<)o

扒电脑的乐趣就是,我又找到了十二年前好友给画的l老鼠和猫了

求拖延症治疗

求拖延症治疗法,懒癌晚期我也很绝望

六一快乐

六一是个好日子啊,今天认真思考了一下,我好像已经萌鼠猫十四年多了,或许还要更早,仍记得那年高考前在网吧刷鼠猫mv刷的昏天黑地,也记得大一那年,在书店购买最后一本《风流天下》,恰好遇到玉壶冰太太,从此知道了逍遥镜和纵横道,更记得当年我等级已水到东方不败的做鬼也风流论坛。
那些朋友和太太,谢谢你们了。

【康黄/生子】倒错(四)

我觉得我必须给自己打个标签,叫狗血爱好者。没错,我觉得我还是喜欢写狗血套路梗。


第四章

忍过一波痛去。碗中茶水竟已凉透,哗哗的雨水中,黄天霸隐约听到楼下竟不知何时起了争吵,这声音还很是不小,模糊中,一个呵斥的女声分外耳熟,十分像是施小红。

只是,她怎么可能来这里?

施小红觉得自己今天实在倒霉死了。在心里把施士纶骂了七八遍,又嘟囔了黄天霸半天。

今天一早,先是贾师爷进厨房时冒冒失失泼了她一身绿豆汤,刚刚在房间里换好衣服,她哥哥又来敲门。

慌慌张张打开门,却见连官服也没换的施士纶比她还要慌张,见门开了,火烧火燎的拽着人就往外跑。

施小红被拽了个趔趄,好歹抓住了门柱,没让施士纶...

© 割肉自足的颜控 | Powered by LOFTER